军工文化

首页> >军工文化

剑魂从黄崖洞走来

来源:山西省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办公室      点击量:100      发布日期: 2017-07-05

[题记]古云:剑,古之圣品。早在战国时期,大冶铜剑,冷兵器开始盛行。剑与艺,自古纵横沙场,安身立国,行仁仗义,故以其光荣历史,深植人心,斯可历传不衰。随后,黑火药的发明成为冷、热兵器的分水岭。由黑火药制成的热兵器,使古老的华夏民族一度走在世界各国前列。但明清以后,我国的火药火器技术却停滞不前。西方人把我们祖先发明的火药、指南针运用到坚船利炮,并轰开我们的国门,给中华民族强加了衰败和屈辱。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红色兵工,艰辛铸剑、勇于亮剑,打击侵略者,推翻“三座大山”,建设新中国......


在三晋这片红色的土地上,有一家不畏艰险、矢志不渝、执着坚守地传承着古代四大发明之一——黑火药研制生产的中央军工企业、国家重点保军企业,她就是从黄崖洞兵工厂一路走来的晋东公司。该公司隶属于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特能集团,前身是由冀鲁豫、太岳、太行三大军区的炸弹厂和军区十一厂整编而成的黄崖洞兵工六厂(炸弹总厂),1948年4月为满足解放战争的需要,搬迁到中共创建第一城——山西省阳泉市。建厂79年来,这群具有创业移民特性的晋东兵工战士如战地黄花的籽种,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在为国家国防和经济建设提供了充足的军火物资和急需的民用产品的同时,绘就了一幅从“手工作坊”到现代化兵器特种化工“园林式”企业蜕变的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

火种

尽管普罗米修斯盗取火种只是古希腊的一个神话,但他的精神却燃烧了整个世界。我国也有燧人氏钻木取火的古老传说。火的出现,使人类告别了寒冷和黑暗,拥有了温暖和光明。而八十年前在井冈山上燃起的星星之火,在中国共产党的传承下,照亮了古老的东方古国。

1937年卢沟桥事变发生后,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奋起抗日。1938年10月,毛泽东同志在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提出:“每个游击根据地都必须尽量设法建立小的兵工厂,办到自制弹药、步枪、手榴弹等程度,使游击战争无军火缺乏之虞”。根据这一指示精神,各根据地陆续成立了大大小小、规模不一的炸弹所(厂)和修械所。

山西武乡县东南部,有一条名叫柳沟的地方。1937年11月,杜生旺、王化南等从太原火药厂返回家乡的工人自发地组织起来,成立了武乡县工人抗日救国会,并在柳沟附近的曹村白龙洞庙、佛爷滩办起了修造厂,夜以继日地锻造起大砍刀,试制手榴弹。1939年3月,八路军总部成立了军事工业部,并接管了这个小型的兵工厂,并改编为八路军总部炸弹总厂。这便是我们这个拥有七十九年历史兵工厂——晋东公司的前身。1939年4月,八路军把129师辽县(今左权县)的杨家庄炸弹厂和115师壶关县马家庄的炸弹厂一道并入,柳沟炸弹总厂逐渐发展成为我党抗日战争时期武器装备的总后方,为随后的“百团大战”等著名战役和历次反日寇扫荡战役提供了充足的军火武器,立下了不可磨灭的战功。

这是九十年前井冈山上燃起的火种,这是辗转风雨中摇曳不熄的篝火。在抗日战争的相持阶段,老一辈兵工人聚集在镰刀铁锤交汇的旗帜下,在敌人的重重封锁和白色恐怖中,他们游击辗转于太行吕梁、黄河两岸,在黄崖洞燃起炉火,用熊熊烈焰熔梨铸剑,为抗日军民锻造着“土造”兵器。他们没有高炉,没有车床,没有先进的技术和设备,只有不屈的信念和对侵略者的满腔怒火。14年的浴血抗战,他们从武乡到黎城,从左权到长治,一次次的战地更迭,一次次的出生入死、誓死捍卫,更加彰显出火种的顽强和坚忍不拔的铸剑精神。正是用这种精神和力量铸造出民族正义之剑,捍卫了中华民族不可战胜的神圣尊严。

1946年夏,国民党反动派在美帝国主义的扶持下发动了内战,我党的军工生产为配合解放战争战略反攻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整和扩建。1948年2月,晋冀鲁豫军工处将冀鲁豫、太岳、太行三个军区的炸弹厂和军工十一厂(雷管厂)整编为兵工六厂,即炸弹总厂。随后,在共和国诞生的前夜,为更好地支援配合解放战争,华北兵工局决定将兵工六厂陆续搬迁汇集到百团大战主战场、狮脑山下的这个我党亲手创建的第一座人民城市——阳泉市。从此,人民兵工的火种开始在晋东大地这片红色热土上熊熊燃起,也就此展开晋东战士建设共和国兵器工业特种化工基地的崭新画卷。

他们带着战场的狼烟和火种,带着经过千锤百炼形成的优良传统和“艰苦奋斗、自强不息”的黄崖洞精神,在狮脑山下、桃河南岸这片杂草丛生、沟壑纵横的荒凉土地上,开始了气壮山河的创业历程。在企业建设的紧张时期,老一辈晋东人积极响应党中央、毛主席的号召,响亮地提出“工厂是战场、机器是武器,多生产一枚手榴弹,多打死一个侵略者”的口号,制订爱国公约,积极捐款,昼夜生产,为夺取抗美援朝、抗美援越和边境自卫反击战等维护世界和平的正义之战播撒了胜利的“火种”。当毛泽东发出“三线建设要抓紧” 的号召后,习惯了移民的晋东人再度选派优秀儿女,奔湘水、赴赣江、入巴蜀、爬云贵,把建设现代化兵器工业的火种播撒到祖国的四面八方,使昔日的荒山野岭变成今天共和国的兵器“新城”。

火种不就是温暖和希望吗?传承火种,播撒火种,锻造胜利,这不正是晋东人七十九载峥嵘岁月的真实写照吗?79年来,晋东人孕育、传承黄崖洞精神,把兵工篝火连同战地黄花的暗香,生态移植于祖国的大漠戈壁、高山雪原,共同撑起民族兵器文化之魂,燃起铸造共和国正义之剑的熊熊烈焰。

铸剑

铸剑,古代冶铜业中最具代表性的工艺。中国古代剑工艺最高水准,应该是东汉时期出现的“百炼钢”。百炼,则是反复加热、折叠锻打百余次,使得杂质尽出,最后锻造出最精纯的钢,用以铸剑。

来阳泉建厂初期,厂区乱石遍地杂草丛生,工房破旧不堪、设备少且老化,职工不足1000人,文化程度低,大部分是装制炸弹和黑火药的火工人员,技术力量薄弱。为满足国防建设的需要,老一辈晋东人迎难而上,一方面制订计划培训人员,一方面自力更生创建新厂。他们通过“走出去(培训)、送(技术人员)进来”、成立业余文化学校和“传、帮、代”等形式,迅速掀起了学习科学技术的热潮。到1957年底,参加学习的人员达1002人次,80%的职工经过专业技术培训,人员文化和科技素质得到了质的提高。工厂建设方面,1953年至1962年的近十年期间,我国国民经济进入了有计划的发展时期,国防建设也被纳入建设规划。工厂在边生产、边建设的创业高潮中得到了迅猛发展,由生产单一的手榴弹,开始向以黑火药为主的多种火工品方向发展,为国家武器装备建设发挥了积极的推动作用,成为新中国第一批国家重点发展的军工企业之一。文革期间,拥有深厚文化底蕴的晋东人,冲破重重阻力,竭力维护军品科研、生产的进行,工厂的基本建设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斗争”文化淡出。随即开展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活动,打破了思想僵化、教条主义的沉重枷锁,迎来了思想文化的大解放,并开始了以市场经济为标志的社会主义文化重建。在经济建设上,党中央提出了“调整、改革、整顿、提高”的方针,工厂的经济建设在调整中整顿,在改革中探索,由单纯生产型开始向生产经营型转变,并且在“保军转民、寓军于民”方针的指引下,工厂走进了改革开放、开拓创新的新时代。

工厂在二次创业的历程中,紧密跟踪前沿管理理论,不断学习、借鉴先进的企业管理手段,先后学原苏联、鞍钢、邯钢、嘉陵的管理经验;数次制订涉及工艺管理、原材料消耗定额、工时定额、设备管理、计量器具管理、能源管理、财务、人事劳资等制度;落实各级各类人员的职责;开展内部经济改革,推行经济责任制,实行各种形式的经济承包制等,都积极地推动了企业的健康、快速发展,提升了企业的经济效益和管理能力。工厂的产品创新步伐也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先后开展无数次针对高新技术武器装备的仿研、预研和试制,引进和上马了多条生产线,如引进黑火药、真空镀膜、导爆索生产线。军品从品种单一的手榴弹,发展到黑火药、导火索、导爆索、雷管、拉火管等,乃至发射装药、烟火药剂、火工品、特种弹、“三防”系列软硬包装等系列化、通用化产品。民品从从解放式水车、雷管、轴承、灭火筒、水磨石、烟花等,转产到导火索、导爆索、塑料箱包、软塑包装等。工厂在积极进行产品创新的同时,先后针对数十种产品的生产工艺进行了数百余项工艺技术改进。比如为了提高黑火药生产的本质安全度,先后进行多次技术改造,并开发运用了静电安全技术;并对多种火工品的药剂配方和部分军品包装进行了改进。一系列的工艺技术改进,极大地提升了工序的本质安全度、产品质量和材料利用率,提高了工序良品率和劳动效率,降低了劳动强度和能源消耗,减少了废水、废气排放;有的技术改进还为武器装备的储存和勤务处理提供了方便,受到了部队官兵的肯定。

晋东兵工文化的核心是黄崖洞火种的顽强和坚忍不拔的铸剑精神。就是在这种精神指引下,晋东人先后向朝鲜、越南、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柬埔寨等国家提供国际援助。在国内建设中,曾抽调大批技术骨干支援了我国地方工业和军事工业大、小三线建设,成为新中国军事工业的“摇篮”之一。他们把铸剑精神传承到祖国的大江南北、长河上下,合力挺起我国军工产业大军的民族脊梁。

亮剑

亮剑是一种大无畏的胆略。狭路相逢勇者胜,无论对手如何强大,也要亮出自己的宝剑,这就是亮剑精神。有了这种精神,纵然是敌众我寡、身陷重围,我们也能勇往直前,出奇制胜。亮剑精神就是我们的军工之魂。

以党的十四大召开为标志,我国兵器工业走上了由传统兵器向高科技兵器发展之路。晋东人在原兵总公司的正确领导下,积极引进国内外先进的技术和设备,经过十余年艰苦奋斗,逐步建设成为技术密集型兵器特种化工研发基地;先后在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市、各大直辖市以及省会城市成立合资企业和营销机构十余家。面对军品任务锐减,生产任务不饱满的严峻形势,工厂按照“保军转民、以民养军”的指导方针,加速产业结构调整,奋力开拓民品市场,寻求新的经济增长点,先后开发了多种市场急需的民用产品。其中黑火药、防静电包装材料、箱包等多种民品获得了国优、省优、部优荣誉称号,使企业在经济转型时期维持了正常经营和持续发展。

多年以来,晋东公司广大干部职工坚持国家利益至上核心理念,认真履行服务国家国防安全、服务国家经济建设两个责任,在“精干军品主体、放开民品经营、发展高新技术、培育核心业务”战略方针指引下,积极致力于军工高技术转民用,充分利用军品技术和资源优势,坚持改革转型和科技创新,大力实施高科技兵器工程、改革脱困、民品分立改制和规模化经营工程,形成了高科技军品、高新技术民品互动发展的产业发展新格局,经济总量大幅度提升,改革脱困取得决定性胜利,走上了良性发展之路。进入新世纪,晋东公司持续传承“把一切献给党”的人民兵工精神,努力开拓创新,加强核心能力建设,产品实现了从传统兵器技术向高精尖科技的升级,核心技术得到整合、提升,产品结构进一步升级、优化,初步形成了以高新技术产品为主体,多种产品竞相发展的可喜局面,服务领域由单一的陆军兵种,发展到海军、空军、武警、防化等多兵种;民品主要有森林灭火装备、人工影响天气产品、防静电软硬包装材料、民用黑火药、民爆器材等,产品畅销国际国内市场,深受用户青睐。特别是在举世瞩目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残奥会上,由该公司依靠70年沉积的点、传火的技术优势研制安装的点、传火装置成功点燃了主火炬,成为兵器高新技术与艺术构思完美结合的经典力作

近年来,随着国家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晋东公司积极顺应装备采购竞争机制变革,主动把科研准心瞄准军事需求,将试验靶场对接实战演练场,以“强军”、“强装”为目标,按照习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能打仗、打胜仗”对装备的要求,积极推进装备科研模式创新,不仅全力保证传统产品按计划生产,新产品不断投入试制,还以方案竞标、实物竞标等不同的方式争取到包括轻武器以及高效毁伤类、特种效应类等数十个产品的研制任务,并成为数个项目的总体单位。其中某干扰弹获得1795万元研制经费,成为公司迄今为止获得单项科研经费额度最高的一次。晋东公司持续活跃的科研创新,不仅带来可观的研制经费,拓展了技术发展空间,更有效提升了企业的装备配套等级和市场地位,在推进企业转型、产品升级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晋东兵工人欣喜地看到,一个个新产品落地、生根、开花、结果,逐步积累再造起企业经营规模的又一个“半壁江山”。

为了吸引更多优秀的人才加盟晋东企业建设大军,晋东公司建立健全人才引进、激励、培养制度,加强内部人才队伍建设,积极推进人才和技术、文化底蕴积累。目前拥有本科大学毕业生近300人,硕士研究生32人,博士研究生3名;取得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职称的近20人,高级工程师56人;高级技师9人,技师79人;拥有集团公司级科技带头人3名,集团公司级关键技能带头人2名;特能集团级科技带头人2名,特能集团级技能带头人2名,公司级人才50余名,以及一大批由优秀党员、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两级领导人员组成的人才集群。晋东公司注重同与北京理工大学、南京理工大学、中北大学等高等院校,加强和部队高校研究院所、强势企业的专业合作,达到借脑发展、互利共赢。人才和智慧的聚集,为企业实现跨越式科学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

79年沧桑巨变,昔日杂草丛生、蚊蝇鼠蚁的乐园已经变成了具有现代化气息的“园林式”企业,仿佛从蓬头垢面的老妇脱胎换骨成顾盼生辉的少女,成为新一代晋东兵工人生活、工作、学习、娱乐的生态园区,成为有志之士个人梦想与强企梦、强军梦、强国梦相融相生的良好平台。

回首79载光辉岁月,脑海里浮现出晋东兵工战士那一幅幅波澜壮阔的创业场景——

抗日战争时期,他们舍生忘死、传承星火,于国难时亮出正义之剑;

解放战争时期,他们浴血奋战,赴汤蹈火,铸就了一把民主革命之剑;

和平建设时期,他们自力更生,艰苦创业,锻造了一把保家卫国之剑;

改革开放时期,他们开拓创新,锐意改革,亮出了一把强军兴企之剑。

历史不会忘记那些在国难时毅然亮剑、和平时期执着铸剑的人民;将永远铭记为了民族解放事业,为了国防的强大、兵器的发展献出毕生心血甚至宝贵生命的人们。三代晋东人的不屈精神和浩然正气已凝筑成一座不朽的丰碑,傲然耸立在三晋大地;他们可歌可泣的壮丽事业已谱写成一曲英雄的赞歌,永远激荡在太行山上……            (杨虎林)